投资堵点,堵在哪?如何破?
发表时间:2019-12-13 01:47:02 作者:阳光环球

投资堵点,堵在哪?如何破?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投融资体制改革持续深化,推进要素配置市场化、落实企业投资主体地位成效显著。然而,当前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投资增速总体是在放缓的。顶住经济下行压力、保持经济平稳运行,“稳投资”是一个重要举措,但是目前各种市场准入限制、审批许可、不合理的管理措施还是较多,影响了企业投资兴业和群众创业创新,一些投资不能按时形成实物量。

投资堵点有哪些?从一份通知里可看出端倪。

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发布通知,集中开展“投资法规执法检查 疏解治理投资堵点”专项行动,时间从2019年11月到2020年5月,为期半年。

根据通知,此次专项行动是为了加强对《政府投资条例》《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条例》等投资法规实施的监督,依法提升投资治理能力,根据《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有关规定和国务院近期专门部署,督促整改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发现的问题,强化“稳投资”政策措施落地,疏解治理投资建设领域“堵点”,优化投资环境,增强投资信心,激发社会投资活力,有效应对当前投资运行下行压力,推动投资高质量发展。

此次专项行动的主要内容包括6个方面,分别是:全面开展投资审批合法性审查;疏解治理投资“堵点”,切实优化投资环境;进一步落实促进民间投资及规范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政策措施;聚焦两个《条例》(《政府投资条例》和《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条例》)加快实施,完善投资法规制度体系;深化全国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管平台建设应用,创新投资管理和服务方式;落实法定职能,开展投资项目事中事后监管。

从此次专项行动的治理内容看,大致可以分为几类:

行政审批“堵点”。比如,违规增加审批事项、审批环节、前置要件、证明材料,审批效率低下,不同部门审批标准、要求不一致,违背项目单位意愿和违反项目前期工作规律及客观实际、僵化套用“审批流程”、强行要求项目单位对有关审批事项先办、后办、代办、等待一起办等,设置所谓“审批前期服务环节”、对实质审查“体外循环”、对审批时间弄虚作假,强制指定中介服务机构、强制收费增加企业负担等问题。

投资政策“堵点”。比如,国家政策不落地、执行“中梗阻”,规划、产业政策等不完善、不清晰,要素资源价格和供给方式不透明、不可及,行业准入存在“玻璃门”、“隐性门槛”,招商引资工作中引资条件与当地投资政策、建设要求不衔接,导致“新官不理旧账”、“新官乱改旧账”、不按合同办事、轻诺寡信等影响投资信心和预期的问题。

建设条件落实“堵点”。比如,空间规划、发展建设规划和投资政策不衔接,重大项目推进机制不健全,落实建设条件会商协调工作薄弱,政府投资资金下达、拨付不及时不到位,因参与三条控制线划定工作不够导致论证不充分、脱离实际以及划定冲突和边界矛盾解决不到位等问题。

数据“堵点”。比如,投资管理工作和投资统计脱节,对投资统计制度改革的实际影响认识不到位、对项目单位及时报送数据督促不够、投资数据入统不及时不全面导致数据失真等问题。

据了解,本次专项行动坚持问题导向、实效第一。这是根据中央的要求和当前形势对投资工作重心的进一步聚焦,是对重点难点问题的一次集中攻坚,是寓于日常工作中更加强调优化投资环境的阶段性常态化工作,是推动各级发展改革部门投资管理能力、项目推进能力自我提升的促进行动。也因此,通知强调,除按程序履行法定监管职能外,不得要求基层和项目单位搞突击准备、突击检查,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考核,不得增加基层不合理负担。

2019年5月,国务院颁布《政府投资条例》,决定于2019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作为我国关于政府投资管理的第一部行政法规,也是投资建设领域的基本法规制度,实现了我国政府投资法治建设的重大突破。2019年10月,国务院公布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提出,对标国际先进水平,为各类市场主体投资兴业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良好环境。

法律的生命力在于执行。破解投资“堵点”,首先必须树立投资法治权威,尽快在地方配套法规建设、关键条款落实等方面取得实效,促进投资政策与其他政策协同发力,防止政出多门、政策效应相互抵消。

破解投资“堵点”,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持续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制度性、体制性等“软环境”,使监管更加透明高效、便民利企,更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让市场主体主动增加投入,充分发挥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