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果汁朱新礼债务缠身:“卖身”可口可乐埋
发表时间:2019-12-13 03:58:41 作者:阳光环球

2015年3月,业界质疑汇源果汁多元化动作频频、股价一路下跌、全年业绩将出现亏损的时候,汇源果汁掌门人、集团董事长朱新礼独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进行了回应,称项目是否赚钱,企业家自己知道,因为在年报静默期不方便多说。此前,为了彰显自己对汇源果汁的信心,朱新礼在过去8个月内两次增持汇源果汁股份。

彼时,脸上有颗痣,一对八字眉的朱新礼仍是信心十足,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朱新礼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退休后有个心愿:“去找个贫困村当村长,一个村几百户人家,三五年之内,在我的帮助下富裕起来,这对我是一种幸福。”

但现在,朱新礼因为汇源果汁债务缠身,已经是第四次被限制“高”消费。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因一笔42.82亿元的违规贷款在港股停牌,原直到目前仍未复牌。同年6月,港交所介入汇源果汁违规事件,要求汇源果汁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相关条件,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港交所将启动对公司的退市程序。

对于目前汇源果汁及朱新礼的窘境,一位长期跟踪汇源果汁的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汇源果汁债务危机很难解决,经济形势不好,企业前景不乐观,内外银行就会逼债抽贷。“朱新礼赶上了一个坏时候,看汇源果汁能拖多久了,或者只能贱卖融资。”

债务缠身 上市公司或退市

朱新礼日子并不好过,涉及他的裁判文书就多达10条,多为与汇源相关的合同、债务纠纷。

12月11日,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下称 “德源资本”)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招商银行(36.360, -0.04, -0.11%)起诉。

招商银行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持有股权等资产约计41亿元。裁定书显示,朱新礼是这家香港企业的董事、有权代表人。

实际上,汇源果汁自2011年起就被曝光负债增加、其后抛售公司并曾大幅裁员。 据汇源果汁发布的未经审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总负债为114亿元,资产负债率51.8%。在这114亿元负债中,有83.5亿元是借款。

9月9日,深陷逾期问题的“先锋系”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对外披露了平台四家借款企业的情况,分别为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四家公司在平台的借款项目总金额为400万元,还款日为8月初至8月中旬,彼时均已逾期,以汇源果汁来偿还债务。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因北京汇源一笔42.82亿元的违规贷款在港股停牌,至今仍未复牌。2018年6月4日,港交所就违规事项向汇源果汁发函并列出复牌条件,要求汇源果汁进行严格自查,以证明管理层诚信,公布欠缺财务业绩并说明审计修订等,要求汇源果汁对公司股票复牌列出相关条件。

北京汇源为汇源果汁的关联公司,按照港交所规定,数额如此巨大的一项贷款,汇源果汁事先应当申报、公告并得到独立股东批准才可执行。但汇源果汁并没有按照规定申报。虽然事后北京汇源已将这笔钱归还,并支付了1.5亿人民币的利息,但汇源果汁仍未达到条件,复牌依旧遥遥无期。而按照港交所规定,如果汇源果汁未能于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复牌条件,就将被启动退市程序。

与此同时,2019年11月,汇源果汁公布有关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以及其影响的最新资料,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已于2019年12月2日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进行聆讯。公告称,公司于聆讯时对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表示反对。听取各方的陈词后,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下令,将清盘呈请及临时清盘人申请的聆讯押后至2020年3月13日。

因为债务问题,朱新礼亦被限制“高”消费。

12月2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朱新礼发布限制消费令,限制其乘坐飞机和动车、购买不动产、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这是他今年以来收到的第4个限制消费令。

汇源果汁朱新礼债务缠身:“卖身”可口可乐埋

此前,朱新礼在今年上半年已收到来自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发出的共三次限制消费内容一致的限制消费令,分别因以下案件引起:2月20日立案执行国民信托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案、6月12日立案执行无锡市明珠电缆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单位票据纠纷一案、6月18日立案执行北京农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申请执行的公证债权文书一案等,

“卖身”可口可乐种下“祸根”?

为应对债务危机,汇源果汁曾尝试与新三板上市公司天地壹号(832898.OC)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