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个国家公祭日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有话要说
发表时间:2019-12-13 11:43:46 作者:阳光环球

每一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都是历史的“活证人”

如今,在册的在世的幸存者已不足80人

证人老去,记忆永存

在历史面前,他们无法置身事外

苦难之后,怎样对待过去

决定着如何走向未来

国家公祭日前夕,年过九旬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葛道荣老人,为曾保护了上万名妇女和儿童免遭伤害的国际友人魏特琳女士雕像系上围巾。

第六个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来了

作为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这些耄耋老人,有话要说……

夏淑琴  

1937年,她8岁

2019年,她90岁

我活到现在,只要和平,世世代代和平,永远和平。

夏淑琴。

  夏淑琴。

1937年,夏淑琴8岁

一家9口人

在那场惨案中

除了她和妹妹夏淑芸

全部被日军杀害

家,眨眼间就没了

“我身上被戳了三刀,我4岁的妹妹躲在被子里面没有被日本兵发现……”

背负了这段难以卸下的沉痛回忆

夏淑琴一生都在

为历史真相各处奔走

1994年

65岁的夏淑琴踏上日本国土

成为战后第一个

赴日控诉南京大屠杀暴行的幸存者

2006年

因日本右翼作家污蔑其是“假人证”

77岁的老人愤慨赴日应诉

当庭反诉对方侵犯名誉权

官司最终大获全胜

多次赴日

她结识了日本“铭心会”会长松冈环

等一批日本友好人士

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络

他们一同为传播历史真相

祈福和平共同努力

对战争的记忆有多痛楚

对和平的期盼就有多强烈

夏淑琴老人说

“和平就是她今生最大的心愿。”

马庭宝

1937年,他2岁

2019年,他84岁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才能面向未来。

  马庭宝。

与很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相比

今年84岁的幸存者马庭宝

耳聪目明,说话铿锵有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以史为鉴才能面向未来。”

面对采访

老人这样表达对未来的期待

南京大屠杀浩劫期间

马庭宝全家逃到难民营避难

有一天日军闯进了难民营

抓走了很多青壮年

他的父亲也在其中

懂事后,从母亲的讲述中

他才得知

当时,父亲被运往中山码头集体屠杀

一同遇害的

还有大姑父、二姑父

“我由于年幼没被日军抓走,幸免于难。但是我从小失去父爱,母亲把我们带大。17岁我就进厂工作,直到退休。”

如今,马庭宝家已是四世同堂

老人将南京大屠杀记忆传承的重任

交到了女儿马明兰的手中

并借此希望

这段家族记忆一代代接力下去

每年清明节、公祭日等重要日子

他都会去参加

大屠杀遇难者同胞的纪念活动

他身体力行地证明

和平的“种子”可以撒播得更远

岑洪桂

1937年,他13岁

2019年,他95岁

过去的苦难,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岑洪桂。

“这段历史我永远都忘不了。”

岑洪桂老人的回忆

将我们拉回到那战火纷飞的年代

1937年12月

日军火烧汉中门外城墙根的稻草房

岑洪桂未满2岁的三弟在屋内睡觉

因日军阻止父母救援而被活活烧死

“我当年13岁,日军将我推入火海,我的裤腿被点燃,腿部被烧伤,至今留有伤疤。日军还向抱着二妹的父亲开枪,子弹射到二妹岑洪兰的下巴,鲜血直流。父亲随后被日军带走,而他带着母亲、二弟、二妹躲到了城墙边防空洞里避难。父亲命大,返回汉中门住处附近,在防空洞找到了他们。一家人连夜跑到下关江边,渡江后又走了10多天的田间小路,回到安徽邳县老家,躲过一劫。”

和很多勇敢的老人一样

岑洪桂没有选择回避这段苦难经历

他一次又一次提起这段经历

只为让更多人通过他

了解南京大屠杀这段残酷又真实的历史

岑洪桂表示

历史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他会跟年轻人讲过去的事情

他希望国家富强

人民的生活“芝麻开花节节高”

陈德寿

1937年,他6岁

2019年,他88岁

现在我这个大家庭有了孙子辈,也有八口人,真的是来得太不容易。希望国家越来越强大,守护好这份和平。

  陈德寿。

和很多人一样

南京大屠杀是陈德寿老人的噩梦

家庭遭受到毁灭性打击

想到过去,陈德寿老人表情悲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