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對青少年的利弊影響及治理
发表时间:2019-12-13 06:42:25 作者:阳光环球

【摘要】由於短視頻的碎片化、互動性、豐富性、嵌入性等特征很好地迎合了青少年受眾的網絡社交需要,短視頻逐漸成為青少年的“新寵”,但由於青少年涉世未深,世界觀和人生觀尚未定型,極易受到網絡內容的影響。14歲女孩哲哲模仿短視頻博主“辦公室小野”的自制爆米花視頻,結果發生爆炸不幸去世。在輿論壓力下,“辦公室小野”停更,但短視頻與青少年的關系也成為引人注目的話題。

【關鍵詞】短視頻﹔青少年﹔媒介素養﹔媒介依存

近年來,刷網絡短視頻已經成了大家茶余飯后常做的事,而短視頻的內容也是五花八門,很多未成年人也迫不及待地跟風學習。2019年8月22日,山東棗庄14歲女孩哲哲與鄰居家13歲女孩小雨模仿易拉罐做爆米花的視頻,結果使用的高濃度酒精在操作過程中發生爆燃,導致兩人被燒傷,其中哲哲因傷情過重身亡。這件事隨后引爆網絡,很多人把矛頭指向了視頻博主“辦公室小野”和視頻平台。據《成都商報》報道,“辦公室小野”是中國最火的美食視頻博主之一。在輿論壓力下,“辦公室小野”雖然刪除了這條發布於2017年的視頻,但短視頻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也為所有人敲響了警鐘。

一、短視頻:大眾傳播的生力軍,青少年人群追捧的信息傳播利器

短視頻就是短片視頻,有15秒、1分鐘、3分到5分鐘的視頻。短視頻是主要依托於移動智能終端實現快速拍攝與美化編輯,可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實時分享和無縫對接的一種新型視頻形式。它融合了文字、語音和視頻,可以更加直觀、立體地滿足用戶的表達、溝通需求,滿足人們展示與分享的訴求。

《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短視頻用戶規模達6.48億,用戶使用率為78.2%。[1]由於短視頻的碎片化、互動性、豐富性、嵌入性等特征很好地迎合了青少年受眾的網絡社交需要,短視頻逐漸成為青少年的“新寵”。依據短視頻的相關用戶畫像來看,目前短視頻用戶主要是青年人群,根據CNNIC發布的《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9年6月,青少年作為我國網民佔比最高的群體,佔據了總量的26%,其中20%的青少年表示“幾乎總是”在看短視頻,“每天看幾次”的比例也接近10%。[2]短視頻在給青少年提供多樣化信息的同時,由於青少年涉世未深,世界觀、價值觀尚未定型,也極易受到網絡內容的影響,其往往對網絡內容“單向化”吸收,加之有些平台本身缺乏監管,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本文將從短視頻對青少年的利弊影響、治理及引導方面展開論述。

二、短視頻對青少年成長和生活的正面影響

(一)短視頻大眾傳播功能降低了獲取知識的門檻,促進社會知識信息良性循環

Web2.0時代革新了媒體形態,短視頻在短短幾年勢如破竹,憑借平民化、社交性等特點收割了大批用戶,尤其是短視頻內容豐富多彩,滿足了青少年的好奇心。同樣是學習知識、了解文化、增長見識、培養技能,創新的表達形式、敘述方式,不但對青少年群體更有吸引力,而且也會大大提高青少年在學習體驗過程中的效率。所以說,短視頻平台這些優質內容,能夠成為很多青少年在成長過程中學校和家庭教育的一種重要補充。

同時,短視頻還提供了一種為欠發達地區彌補教育短板的機會,青少年可以通過短視頻了解在欠發達地區難以接觸到的信息、知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彌補和填補知識鴻溝,降低知識獲取成本。比如,中國科學院的新媒體團隊“中科院之聲”在抖音上開設賬號,發布來自科研一線的生動有趣的知識短視頻,取得了不錯的大眾傳播效果,也吸引了很多青少年粉絲。

(二)低門檻短視頻平台賦予青少年群體更多表達權,滿足青少年旺盛的創作與社交需求

互聯網的草根化與無界性,在短視頻上也得到體現,短視頻以UGC(用戶生成內容)為主要內容供應手段,使得越來越多的青少年群體也成為短視頻的生產者。青少年用戶群體也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短視頻的創作者、分享者﹔另外一種則是短視頻的用戶,或者說是消費者。前者並非是以營利為目的創作短視頻,而是為了分享自己的生活狀態,傳授自己所掌握的知識和技能,以此來享受分享的樂趣,同時擴大自己的社交范圍。

青少年短視頻創作者所創作的短視頻內容,也更加符合青少年用戶的心理特點,貼近他們的情感需求,能夠充分釋放青少年旺盛的表達欲和表現欲,也更加能夠滿足他們在網絡虛擬和現實世界的雙重需求,以及他們的創作與社交需求。青少年也在短視頻的分享互動中不斷積累社會資本,展示自身個性,建立一種虛擬社交關系,獲得社交的滿足感。可以說,短視頻給予了青少年更多的自我表達機會與空間。

三、從沉迷到模仿,負面信息傷害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長